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案件快报
案例解读:上诉人李某A、叶某某、李某B与被上诉人黄某某、南某合同纠纷一案
  发布时间:2021-07-02 13:11:40 打印 字号: | |

【裁判要点】

融资融券业务依法属于国家特许经营的金融业务,未经依法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股票配资业务。虽然2017年叶某某系李某B担任法定代表的人台州市木羊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员工,但案涉股票配资活动是非法活动,并不是该公司的合法经营活动,其从事案涉业务并收取案涉款项,应与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基本案情】

被告南某从事股票场外配资的居间业务。2016年10月起,原告通过王某找到南某,请南某为其联系股票配资的资方,并根据南某的指令向资方指定账户汇入保证金及补仓款。被告南某与被告李某B间亦存在配资业务。根据南某与李某B间的微信聊天记录,叶某某工商银行账号为****9474的账户为李某B向南某指定的收款账户。2017年3月,南某通过王某转告原告,操盘账户为黄某某的账号为****7840的华泰证券账户。庭审中,原告可以通过密码登陆该账户。2017年4月13日,南某将叶某某的上述账户通过王某告知原告。原告在当天向叶某某上述账户汇入270万元。在南某与李某B的微信聊天记录中,李某B于2017年4月13日13:53问“有一笔270万是不是你这边的什么名字的”,南某回答:“李某A”。被告叶某某称其在收到上述270万元后,将其中的250万元汇入严云珍账户。转款时间为2017年4月13日09时17分。其余20万元,据叶某某的委托代理人当庭陈述,系作为南某与李某B间合作的其他账户的补仓款,但未提交证据证实。此后,因原告发现上述补仓款未实际进入南某所称的黄某某证券账户,遂先后两次分别以民间借贷及不当得利为由向收款方叶某某提起诉讼。(2017)赣0103民初3694号案件中,李某B作为证人出庭作证称,南某找其配资,叶某某的账户系其发给南某的,李某A汇给叶某某的钱是南某的补仓款,叶某某代收。在该次庭审中,审判员核实叶某某提交的微信记录截图与李某B手机内容一致。经本院向黄某某发函询问,黄某某回复称:我认识李某B,不认识南某和严云珍,和李某B是朋友关系,2017年4月13日至今我没有收到叶某某或李某B汇入的270万元补仓款。我在华泰证券账号为****7840的股票账户,该账户开户的5000万元中4000万元是我自己的资金,1000万元是李某B的保证金。

案件审理过程中,经庭审询问,原告李某A与被告南某均明确表示其认为在本案股票配资合同关系中,资方系叶某某、李某B、黄某某三人。对于在一般的股票配资关系中,配资人与收取保证金的账户持有人之间的关系,经本庭询问,原告表示肯定是一起的,但不一定是同一人。被告南某亦表示,行业惯例是这样。

【裁判结果】

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人民法院作出(2019)赣0103民初7492号民事判决:一、被告李某B、叶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向原告李某A偿还股票投资款270万元及资金占用费(自2017年4月13日至款项还清之日止,按年利率6%计算);二、驳回原告李某A的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李某A、叶某某、李某B提出上诉。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21)赣01民终257号民事判决:

一、撤销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人民法院(2019)赣0103民初7492号判决;

二、上诉人李某B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上诉人李某A返还270万元;

三、上诉人叶某某对上诉人李某B上述第二项中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上诉人叶某某承担连带责任后,有权向上诉人李某B追偿;

四、驳回上诉人(原审原告)李某A在一审中的其他诉讼请求。

【裁判理由】

一、关于李某A诉请李某B、叶某某、黄某某3人返还的72.024797万元,一审判决未予支持,系李某A上诉。李某A上诉主张,其配资的证券账户是黄某某证券账户(华泰证券账号****7840),该账户于2017年4月14日卖出股票后结余4072.024797万元,其中72.024797万元系其提供的1000万元保证金的余额,应由李某B、叶某某、黄某某3人返还。本院认为,李某A未提交其直接或间接向黄某某转款1000万元的证据,单纯以其可登录黄某某证券账户主张该账户中有1000万元系其提供的保证金,进而主张该账户余额中有72.024797万元系其转入的1000万元的余额,本院无法认定。故对李某A诉请叶某某、李某B、黄某某返还黄某某证券账户余额中的72.024797万元及利息,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一审判决李某B、叶某某2人返还的270万元,李某B、叶某某均提出上诉。

(一)李某B上诉主张,其与李某A无股票配资关系,与其存在股票配资关系的是南某,案涉270万元是其让南某转款,用于补仓严云珍证券账户,至于南某指示他人转款,与其无关,故其不应向李某A负返还责任。本院认为,李某A与其他各方当事人之间虽未签订书面合同,但根据各方陈述,并结合南某与李某B签订的《股票配资借款协议书》、微信聊天记录、转款凭证等证据足以认定,李某A是因股票配资交易目的向叶某某账户转款270万元,叶某某账户收款是基于李某B的指示,李某B实际收取了该款。《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一百二十条第四款规定,除证券公司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从事证券承销、证券保荐、证券经纪和证券融资融券业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条中规定,当事人超越经营范围订立合同,人民法院不因此认定合同无效。但违反国家限制经营、特许经营以及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经营规定的除外。依照上述规定,融资融券业务依法属于国家特许经营的金融业务,未经依法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股票配资业务。因此,无论李某A是与哪一方存在股票配资的口头协议,该合同均属无效。对于该合同无效的责任承担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案中,李某A向叶某某账户转款270万元,有转账凭证予以证明,该款系经李某B指示转入叶某某账户,对此李某B明确认可,在合同无效的情况下,依照上述法律规定,李某B作为该款的实际收款人,只要其未举证证明该款非因其过错而灭失不能返还,则无论其是与哪一方存在无效合同关系,均应向李某A负返还责任。但该270万元的支付并非因合法合同关系而发生,李某A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其与自然人从事场外配资活动,自身亦存在过错。况且,《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借贷双方没有约定利息,出借人主张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参照该规定的立法精神,即便是合法的民间借贷,未约定利息的,亦不支持利息,更何况是因非法交易而发生的款项往来。因此,李某A诉请返还270万的同时还支付利息(资金占用费),本应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资金占用费的支付,处理不当,本院予以纠正。综上,李某B上诉主张驳回李某A的全部诉请,本院不予支持,但其上诉主张中驳回李某A诉请中的利息部分,本院予以支持。

(二)叶某某上诉主张,其是受李某B的指示收款、转款,案涉270万元其未实际收取,且已按李某B的指示转出,故其不负返还责任。本院认为,虽然李某B在上诉状中自认“叶某某账户收到的李某A270万元系代我收支款,她听我指令转款,此事与叶某某无关,叶某某的法律责任应由我承担”,但该自认仅在李某B与叶某某内部有约束力。对外部的李某A而言,其转款是转入叶某某账户,按叶某某的自述,该账户的款项转入、转出亦是由李某B指示其本人操作,可见叶某某积极参与了案涉非法股票配资活动,其存在过错。虽然2017年叶某某系李某B担任法定代表的人台州市木羊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员工,但案涉股票配资活动是非法活动,并不是该公司的合法经营活动,故叶某某参与案涉股票配资活动并非履行其应履行的职务行为。一审以配资业务与叶某某工作的公司业务不相关以及其对收款后的款项去向存在不实陈述为由,认定叶某某应承担连带责任,并无不当。但一审判决主文所判内容系判决李某B与叶某某承担共同还款责任,该判决主文与一审本身判决意见不符,表述存在瑕疵,本院予以纠正,改判叶某某承担连带责任。因李某B自述叶某某是代其收款,其本人是案涉270万元的最终责任人,该自述内容在其与叶某某之间有约束力,故叶某某对外承担连带责任后,有权向李某B追偿。综上,叶某某上诉主张驳回李某A的全部诉请,本院不予支持,但其上诉主张中驳回李某A诉请中的利息部分,本院予以支持。

至于李某A因案涉款项曾提出不当得利诉讼、民间借贷诉讼的问题,经查明,南昌市青云谱区人民法院(2017)赣0104民初1268号案及南昌市西湖区人民法院(2017)赣0103民初3694号案,结果均是李某A撤诉。本院认为,李某A存在不实陈述、反复诉讼,浪费司法资源的不诚信诉讼行为,对此,本院予以训诫,但其转出270万元、李某B通过叶某某账户实际收取了该款的事实有充分证据予以证明,故本案并非虚假诉讼。

【裁判意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一百二十条第四款规定,除证券公司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从事证券承销、证券保荐、证券经纪和证券融资融券业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条中规定,当事人超越经营范围订立合同,人民法院不因此认定合同无效。但违反国家限制经营、特许经营以及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经营规定的除外。依照上述规定,融资融券业务依法属于国家特许经营的金融业务,未经依法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股票配资业务。对于该合同无效的责任承担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案双方当事人关于股票配资形成的合同无效,双方应按照过错承担各自责任。该裁判对今后同类案件的审理具有很强的借鉴意义。 

【案件信息】

一审案号: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人民法院(2019)赣0103民初7492号

二审案号: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2021)赣01民终257号

 
责任编辑:钟苑萱
联系方式
  •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北京东路1858号
  • 电话:0791-88162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