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苑文化 > 法官札记
一位法官的承诺
作者:赵巍  发布时间:2020-06-29 16:26:09 打印 字号: | |

南昌法院网讯 刘旭华,进贤县人民法院员额法官,温圳法庭副庭长,梅庄法庭负责人。

2020年的5月的一个下午,他像往常一样在办公室浏览案卷准备第二天的开庭,这时刘法官听到法庭接待大厅好像有人在询问着什么,于是在楼上看了看,是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神情焦急,满脸彷徨。刘法官轻轻走下楼去,搀扶着老人说:“大叔不要急,我是法庭的法官,有什么事到我办公室慢慢说。” 

这位老人叫徐某,他和同村的邻居徐某某对一块约10㎡宅基地的归属发生争议,还说邻居擅自拔除了其在屋前种植的柚树,经过镇村干部多次调解,事情仍未解决,于是要到法庭起诉。刘法官听完后接过他写满字的状子,只说了一句,放心吧,我们会解决。刘法官的一句话,换来的是这位老人满意的笑容,但笑容的背后,却承载着刘法官对老人的“承诺”。

第二天一开完庭,还没来得及休息的刘法官就带着书记员顶着烈日直奔老人所在的村组。据了解,他们所争议的这块宅基地上以前建的是猪圈,经过三代人的几次转让,现在已很难说清到底是谁家的宅基地,镇村也没有对这块地进行确权。另外老人说的擅自拔了他种的柚树是因为种植的树正对了邻居的大门。刘法官了解情况后认为,双方本是同宗叔侄关系,本质上矛盾不大,只是事情长时间未得到解决,积怨加深,只要耐心劝导,是可以调解和好的。

次日一回到办公室,刘法官就约好了镇、村干部,并联系了双方当事人,一起下午去现场做调解工作,但由于双方的情绪都非常激动,听不进任何人的劝解,调解未成功。

后经老人要求,法庭受理了案件。在案件开庭之前,刘法官带着助理、书记员再次前往老人的村组,并邀请了村书记、村组长、村老校长、老党员、邻居等人一起参与了调解,经过几个小时的耐心劝导,矛盾似乎缓和了一些,可老人的表情看着有些不情愿,觉得自己吃了亏。刘法官心想,可得慢慢来,不要急。调解工作再次搁置。

由于刘法官工作上的繁重,平时也只得电话联系这位老人,一有空就拨打他的电话,进行安抚和劝慰,也多次联系其家人,叮嘱要多对老人给予生活上的照顾和心理上的关心。

转眼间就到了开庭时间,双方当事人及亲属均参与了开庭,刘法官采取的策略是在不影响开庭秩序的情况下,尽量让双方把心中的愤怒发泄,让他们尽情诉说。

经过开庭,刘法官发现老人并未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争议的宅基地归其所有,同时被拔出的柚树也完好无损,于是叫老人到办公室,对其说明了诉讼的风险,劝解老人为了化解矛盾,和平共处,是否作出一些让步……话音未落,老人气冲冲地走出办公室,扬长而去。后来才知道,刘法官在老人离开的五分钟后,接到了老人一位亲属的电话,说刘法官有偏袒行为,刘法官第一次感到了委屈。

一次在下班回去的路上,助理看见刘法官愁眉苦脸,于是道:“这个案子很简单啊,因原告证据不足,可以驳回诉讼请求。”

刘法官却语重心长地说:“案子虽然简单,却含着亲情、友情的弥合,含着社会善良风俗的延续,更含着老人眼里渴望的公平正义,案子办完了,也要对得起自己的这份职业。”

刘法官再一次邀请双方到法庭进行调解。调解过程中,老人增加了要求邻居赔偿精神损失和赔礼道歉的请求,邻居认为这个条件太过苛刻,坚决不同意。刘法官为减少不必要的争论,再次中止调解。

刘法官根据多年的办案经验,认为此类案件的调解工作靠自身的单一力量很难说服老人,需要通过懂法律,又使老人信服的人一起参与调解。于是通过多方了解,找到了老人远在江苏从事律师工作的远房表亲和在江苏工作的女儿,邀请他们一起来法庭参与调解工作。几天后,老人在法庭看见似曾相识的新面孔和许久不见的女儿,有点情不自禁地感动,认为有家人不远千里的看望,法官不厌其烦的劝导,自己的诉求得到了重视,心中的愤怒也得到了发泄,只有亲情和身体健康最重要。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调解,最后双方达成一致意见:宅基地分半,植树和建房不得违反当地风俗。

调解成功后,双方当事人握手言和,作为晚辈的邻居,对老人说了一句: “叔叔,对不起!”。

多么温暖的一句叔叔,多么诚恳的一句对不起,老人握住侄子的手说道:“以后咱好好过日子。”看到他们都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刘法官这才长叹一口气,身上一下轻松了许多。

刘法官时常告诫我们,对待当事人要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为他们办实事,办好事,要对得起自己身上穿着的法袍,佩戴的法徽,要履行自己在宪法面前庄严的承诺:“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责任编辑:进法宣
联系方式
  •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北京东路1858号
  • 电话:0791-88162561